位置:首页 > 全集剧情

《因法之名》邹桐主动表白陈硕 陈硕答应为子蒙辩护

来源:少年派全集  时间:2019-05-05 10:12
《因法之名》邹桐主动表白陈硕 陈硕答应为子蒙辩护
 
王守一告诉邹桐,真相在发生的那一刻开始就不能百分之百地还原,问邹桐对许子蒙是不是了解,若是相信就继续去帮助许子蒙。但是偏见是无处不在的,尤其是在别人眼里不那么好的人。姥姥找到邹桐,求她救许子蒙。邹桐没想到姥姥也认为许子蒙是凶手,她是特别痛心。邹桐认为姥姥要是爱许子蒙,当初就不该在许子蒙的耳边灌输仇恨,应该告诉许子蒙人心是善良的,社会是好的。可姥姥是认定许志逸杀了她的闺女,才会把仇恨挂在嘴边。邹桐劝姥姥要相信法律,也要相信许子蒙是个好孩子。
 
邹桐在律所门口等着陈硕,看见他就让他上车,其他什么都不说。邹桐带陈硕来到学校,提起之前陈硕问自己把他当成什么朋友的事。陈硕当然十分想知道答案,邹桐坦白再次见到陈硕发现他世故圆滑,是自己平时最讨厌最反感的那种人,但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发现他是披着一层外衣,是为了在这个社会更好地生活下去,真实的他没那么讨厌,其实挺可爱的。
 
邹桐承认喜欢陈硕,陈硕很是怀疑,毕竟邹桐在这种时候表露对自己的感情。邹桐解释她没必要利用自己的感情来交易,说的一切都是肺腑之言,现在的自己懂感情,更理性,更明白自己需要的是什么。现在的邹桐回忆起跟许子蒙的感情没那么痛苦,她只是觉得一个人不应该为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去坐牢。陈硕相信邹桐的话,但是他仍旧拒绝接许子蒙的案子,因为他知道一旦输了,就会失去邹桐,不愿付出那么大的代价。
 
警察在分析葛晴的案子,凶器是钢锤,一锤就要了葛晴的性命,说明凶手对葛晴充满了仇恨,死亡时间大概在前一天的晚上,葛晴的指甲上有血迹,若是跟许子蒙车上的血迹能够对上,那就能肯定是许子蒙干的。
 
陈硕主动来找邹桐,他想接许子蒙的案子,但跟邹桐商量万一他输了,能不能不要付出那么大的代价。邹桐保证不管这个案子是输还是赢,都不会改变自己对他的感情。陈硕这才放心,然后嘱咐邹桐这个案子不能她来委托。邹桐让陈硕去找许子蒙的姥姥,而姥姥是许子蒙在外面唯一的亲人。
 
陈硕来到律所跟老丁讲要接许子蒙的案子,老丁因为儿子放弃铁饭碗跑去非洲当志愿者而大受刺激,决定拾回年轻时的理想和信念为正义而战,跟陈硕一起代理许子蒙的案子。曙光来到看守所,问许子蒙到底交不交代。结果许子蒙是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挑衅地看着曙光。
 
陈硕和老丁会见许子蒙,说明是他的辩护律师。许子蒙问起葛晴的情况,在听说葛晴死了后明确表示不需要辩护律师。陈硕告诉许子蒙,所有人包括自己都相信是他干的,但邹桐是坚信不是他干的,也是邹桐让自己来当他的辩护律师的,劝他不要犯傻。许子蒙这才答应签字。陈硕在许子蒙签字的时候问是不是他干的,许子蒙只是怨恨地看着陈硕。
 
陈硕从看守所出来时看见邹桐,他是忍不住吃醋,生气邹桐这么关心许子蒙,这是对他不放心还要亲自来一趟。邹桐听说许子蒙答应委托却又不说案情,于是交代陈硕下次会见许子蒙时,要告诉他相信法律,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能救他,只有法律能救他。
 
小丁比对过了,葛晴指甲上的血迹和许子蒙车上的血迹一致,这让曙光更加肯定凶手就是许子蒙。只不过小丁在许子蒙车上还发现另外一个人的指纹,但这是陈旧的指纹,并且奇怪的是许子蒙车上除了他自己的指纹,只有这个人的指纹。葛大杰了解案情后,嘱咐曙光一定要把所有的时间、节点和证据全都坐实了,不能留下任何遗憾。
 
曙光和刘儿去调查葛晴家地库的监控,发现事发前一天晚上,葛晴和许子蒙都没有回家住,而事发那天葛晴和许子蒙都多次来回。曙光去医院找佩琴了解情况,佩琴提起事发那天下午葛晴来过医院,跟葛大杰大吵离开,佩琴追了出去,葛晴说许子蒙在家等他就走了。晚上八点半的时候她打电话给葛晴,是葛晴接的电话,等九点多又打了几次,就没有人接电话。
 
佩琴实在不放心,给许子蒙打电话,许子蒙说葛晴在家,应该是心情不好不想接电话。佩琴确定当时是晚上十点二十,曙光怀疑那个时间葛晴很可能已经死了,许子蒙却说葛晴在家。佩琴特别后悔当时没有过去看葛晴,也许去了就不会有这个悲剧发生。曙光安慰佩琴,同时问起前一天晚上葛晴没在家住的事,佩琴知道那天晚上葛晴在邹桐家住,当时邹桐还专门打电话跟她讲这事。
 
陈硕去会见许子蒙,结果许子蒙却拒绝会面。曙光和刘儿找葛晴的邻居了解情况,邻居忍不住惋惜小两口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成天打架。出事的前一天,小两口吵架吵得很凶,许子蒙还放狠话说葛晴再不同意离婚,会换个办法让她消失,说完就跑出来,当时那双眼睛就是满眼杀气。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