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全集剧情

《因法之名》邹桐坚持子蒙不是凶手 请陈硕为子蒙辩护遭拒

来源:少年派全集  时间:2019-05-05 10:11
《因法之名》邹桐坚持子蒙不是凶手 请陈硕为子蒙辩护遭拒
 
邹桐来到病房门口,犹豫许久才推开门进去看望琴姨。邹桐安慰琴姨,琴姨认为许子蒙杀葛晴是报复葛大杰当年办错案。邹桐去找葛大杰,他一个人在医院的花园里呆坐着,念叨着葛晴现在是解脱了,再也不用害怕,再也不用恐惧,心疼葛晴活着的时候孤单,死后是更加孤单。
 
葛大杰回忆起往事,他是特别自责,想着若是能够给葛晴足够的爱和安全感,葛晴怎么会嫁给许子蒙,说到底他才是杀死葛晴的凶手。葛大杰问邹桐现在怎么看许子蒙,邹桐认为许子蒙若真的是凶手,需要证据来证明,劝葛大杰去陪琴姨,这个时候琴姨最需要他。曙光也在自责没有保护好葛晴,邹桐劝曙光不要过早下结论。曙光特别气愤,指责邹桐现在还在护着许子蒙,而他是一定会找到证据证明给邹桐看。
 
曙光审问许志逸,许志逸指出警察冤枉了他。曙光劝许志逸老实交代,这样还能从轻处置。曙光问询许志逸为何冲洗凶器,许志逸称或许是十七年被误会是杀害妻子挥之不去的阴影,也或许是出于本能,痛惜儿子的本能,身为父亲想去补偿孩子遭受不公待遇的本能。
 
曙光质问许志逸为何一大早出现在葛晴家,许志逸交代许子蒙和葛晴在闹离婚,他作为父亲担心年轻人冲动做出什么事,所以一大早就去他们家,只是推门进去就看见葛晴已经被杀害,倒在血泊中,他当时就想起十七年前妻子被杀害的一幕,场景实在是太相似,他不知所措,害怕是许子蒙杀害的葛晴,出于父亲的本能,为了保护许子蒙才冲洗凶器。小丁在许子蒙的车上发现了血迹,如果这个血迹属于葛晴,那就能肯定是许子蒙杀害的葛晴。
 
邹桐始终不相信许子蒙杀的葛晴,她比任何一个人都了解许子蒙,请陈硕当许子蒙的辩护律师。陈硕没有同意,他认为许子蒙本来就是个内心黑暗的人,会控制不了杀了葛晴。邹桐认为许子蒙就算内心再黑暗,也不会杀害葛晴。陈硕直言邹桐是放不下许子蒙,邹桐解释这个跟放不下没有关系,现在许子蒙需要一个律师,要求陈硕必须去帮许子蒙,陈硕依然拒绝。
 
邹母问邹桐今天不在检察院去了什么地方,邹桐坦白去找陈硕,因为许子蒙需要一个律师。邹母气愤邹桐在这个时候还在帮许子蒙,邹桐更生气,认为母亲跟父亲生活了那么多年,连这么浅显的法律常识都不懂。邹母认定许子蒙就是凶手,指责邹桐若是帮许子蒙,就是拿刀子往葛大杰和佩琴的心上扎。邹桐表示帮葛大杰和佩琴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到真正的凶手。邹桐跟母亲提起许志逸的案子,她不想再留下父亲曾经留下的遗憾,邹母听了也不再跟邹桐起争执。
 
因为要进行尸检,葛大杰和妻子去跟葛晴的遗体告别,妻子险些哭倒,邹桐在门口也悲痛欲绝。葛大杰内疚自责,其实他不是对葛晴不满意,而是对他自己不满意,让葛晴放心,他是一定会抓到凶手,这是作为父亲为葛晴做的最后一件事情。邹桐还在坚持事情不是许子蒙干的,这让佩琴对邹桐十分不理解也很气愤,不让邹桐看望,还将邹桐赶走,这让邹桐十分痛苦。回到家,邹桐来到书房跟父亲对话,她又感受到当年父亲感受到的压力,问父亲她该怎么办。邹桐好像听到父亲说当时他没顶住压力,留下永远的遗憾,但一代人应该比一代人更强。
 
陈硕整天不去上班,在家里陪着父亲。陈谦和劝陈硕没必要,别像自己一样没出息。陈硕表示在做人的道理和准则上,父亲影响了他很多。邹桐来找陈硕,陈硕却对邹桐说话阴阳怪气的。邹桐威胁陈硕不接许子蒙的案子,他们就不是朋友。陈硕心里有气,问邹桐什么时候把他当朋友,又把他当什么性质的朋友,凭什么邹桐说什么他就要去做,指责邹桐自己在她心里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他仍旧不接许子蒙的案子。
 
邹桐去上班,听同事口中才知道老爷子王守一要退休的事。王守一有些惆怅,原来他在想着申诉好几次都没成功的当事人,申诉越久,他越相信事情不是当事人干的,只是越想就越难受。邹桐的印象里,王守一一直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没想到他也会为一个案子这么动情。邹桐跟王守一提起许子蒙的案子,担心他们曾经的感情会影响她对事情的判断。王守一感慨干了一辈子检察官是越来越胆小,越觉得这个世界是一个谜。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