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全集剧情

《因法之名》邹桐和陈硕努力搜集证据 邹桐恳请检委会向高院申请

来源:少年派全集  时间:2019-04-29 21:51
《因法之名》邹桐和陈硕努力搜集证据 邹桐恳请检委会向高院申请
 
陈硕将梁姨的证言给邹桐,邹桐惊讶陈硕竟然拿到了,好奇陈硕是怎么做到的。陈硕特别嘚瑟地炫耀,他保证郑天不会再威胁梁姨,并且答应梁姨以后有任何法律问题他都免费代理。邹桐意外视财如命的陈硕竟然会免费代理,对陈硕是刮目相看。
 
葛大杰找曙光谈话,提起当年注意过蜡烛,还准备做蜡烛燃烧实验,但因为把许志逸当做唯一的犯罪嫌疑人,所以就放弃了。事到如今,葛大杰还是坚持许志逸是唯一的犯罪嫌疑人。曙光提起发现的两枚外来指纹,可以肯定除了许志逸之外,还有第二个人存在。可这仍然无法说服葛大杰,他让曙光得拿出更直接更有力的证据。
 
会议上,邹桐讲述当年有目击者看到许志逸在案发时间,从袁立芳家的窗户跳下来,还有蜡烛燃烧实验,可以肯定证据链断裂,应该恢复对许志逸案的复查。林检让邹桐他们去提审许志逸,然后打一份正式的报告。
 
陈妻现在是每天变着法地伺候着陈谦和,虽说陈谦和这一辈子没什么大出息,但是人可靠。陈硕陪着妈妈买菜回来,陈谦和特别嫌弃陈硕一个当律师了,成天跟家里。陈硕忍不住吐槽父亲自己不回来老念叨,回来又埋怨。陈硕告诉父亲,许志逸确实是被冤枉的,案发时许志逸被郑天堵在袁立芳的床上。陈谦和觉得不可能,而他一直认为那个案子就是许志逸做的,结果这个案子不是许志逸做的,那他隐瞒证据就是犯法了。陈硕安慰父亲,指纹报告已经交上去了,跟他没有关系,这件事就让局里去处理,可陈谦和是更加不安了。
 
邹桐设计了几个提审许志逸的问题,王守一检查后划掉了几个,因为许志逸机灵着,提审时间太长,等反应过来什么谎话都给圆起来了。邹桐和王守一去监狱提审许志逸,提起他母亲一直在为他申诉的事。许志逸坚持自己已经伏法认罪,虽说向往自由,但他不需要申诉。王守一询问许志逸当年那个案子是不是他做的,清楚他的顾虑,向他保证三年之内,没有新的犯罪,一定能如期出狱。
 
许志逸突然情绪激动,大声嚷嚷着不是他干的,当年就说过无数次没有杀过人。王守一让许志逸冷静下来,把当年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一遍。王守一不解既然不是许志逸,又为何要撒谎。许志逸是觉得当时和老婆的关系不和,想要掩盖那些不光彩的问题,再说案发那天他还去了袁立芳家里,更加难以启齿,可当他要说出真相时,他们又说他在撒谎。许志逸当年说过无数次没有杀过人,却没有人相信,最后他是心力交瘁,只得说出谎话,这样公安才能如释重负地了结此案,而他就成了真正的杀人犯。
 
邹桐问许志逸是不是给公安局写了很多感谢信,许子蒙承认,他必须要承认自己罪恶滔天,这样做是为了儿子许子蒙,担心儿子遭受歧视、怠慢和各种委屈,只是希望公安能善待他的孩子。葛大杰也来监狱要提审许志逸,沈警官是忍不住念叨大家都来关心许志逸,检察院的也来提审许志逸。沈警官称许志逸要是被冤枉,那可是无人不冤。葛大杰不解,沈警官给葛大杰看了一叠照片,许志逸在监狱是如鱼得水,舒服着呢,哪里有被冤枉的人能过得这么自在。
 
回去的路上,邹桐问王守一怎么看,她觉得不是许志逸干的,。王守一问邹桐是否还记得当初他们来提审的那个当事人,那个人的心思全用在邹桐身上,但今天许志逸的心思全部在他自己的案子上。邹桐问王守一也觉得不是许志逸干的,王守一觉得现在谈论这个没什么意义,现在只需要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不是许志逸干的,就是本着疑罪从无的精神。
 
葛大杰告诉曙光他去过监狱,见了许志逸,之前的画面就像过电影一样,反复地想办案的过程,但他仍然认定许志逸就是唯一的犯罪嫌疑人,这个案子是他和曙光爸爸仇慕一起办的,除非是把证据摆在面前,不然不允许任何人诋毁。曙光说明这个案子存在合理的怀疑,请求葛大杰支持自己。葛大杰表示真有那么一天,他会亲自向许志逸和许家人道歉,并请求组织上的处分。
 
申诉处一致提议再审许志逸案,这是唯一一个没有新的犯罪嫌疑人出现,只是因为证据链薄弱而再审的案子。检委会开会决定向省高院提起抗诉,重审许志逸杀人案。医生找庄桂花商量,癌细胞已经广泛扩散,继续治疗的意义不大。庄桂花不想等许志逸三年后出来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决定放弃治疗,今天就出院。正好邹桐来看望庄桂花,告诉她检察院向省高院提起抗诉,安慰庄桂花要好好活着,看着儿子清白地走出监狱的那一天。
 
庄桂花让邹桐打电话让许子蒙过来交住院费,她要继续治疗。许子蒙对邹桐有气,指责她一直还在管他们家的事。邹桐劝许子蒙要有勇气和能力接受生活中所有的困境,承认之前关注这个案子也想着是不是因为许子蒙的关系,但现在她明白不是,希望许子蒙相信这个世界不是那么黑暗,这个世界仍然存在爱和信任,希望许子蒙不要丧失爱的能力。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