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全集剧情

《因法之名》陈硕坦白真相邹桐心乱 陈谦和上交指纹和报告

来源:少年派全集  时间:2019-04-27 22:10
《因法之名》陈硕坦白真相邹桐心乱 陈谦和上交指纹和报告
 
曙光觉得这个案子是有疑点的,在今天来看这个案子的证据确实薄弱,作为一名警察,他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疑点,所以想要把这个案子弄清楚。葛大杰这些年一直很愧疚,当初抓捕许志逸的时候若是不犹豫,在许志逸拒捕时果断地开枪,那仇慕就不会牺牲。曙光认为这是两码事,再说真的不是许志逸干的,父亲的牺牲更有价值。
 
陈硕正在律所跟当事人谈案子时,接到梁姨的电话,连忙赶了过去。原来是邹桐找到了几个人,她们都听梁姨说看到许志逸从袁立芳家的窗户跳下来的事,并且愿意作证。陈硕交代梁姨,只要梁姨咬死不承认,邹桐找到多少人都没有用。陈硕前来称自己是梁姨的代理律师,梁姨当年是什么都没看见,让她们别费心思了。
 
陈硕想不通,许志逸还有三年就出狱了,邹桐再纠正没有什么意思,没必要刨根问底。邹桐说明自己是检察官,职责就是揭露真相。陈硕问邹桐,若是这个真相让他受到伤害,邹桐是否在意。邹桐希望陈硕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说会伤害到陈硕,那也会伤害到她,不管任何时候,她都会跟陈硕站在一起。陈硕让邹桐先回去,自己会打给她的。陈谦和心里纠结,那件事情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块石头,再不说出来,他会被压垮的。陈硕劝父亲,只要听自己的,可以让父亲无罪,陈谦和答应会好好考虑。
 
陈硕约邹桐见面,告诉她这个案子只要找到那个目击证人是可以翻过来的。陈硕坦白那不是一个封闭的犯罪现场,有外人进入过,门框上有两枚外人的指纹。当初是父亲负责刑事侦查,因为父亲不喜欢许志逸,宁愿相信是许志逸干的,所以没有上报那两枚指纹的证据。邹桐的心很乱,陈谦和这属于故意隐匿罪证,让陈硕放心,就当他们今天没有见过面。
 
邹桐起身准备离开,可在看到陈硕那落寞的背影,又忍不住回来安慰陈硕。陈硕坦白当初接许志逸的案子就是为了钱为了名,就算不能把这个案子翻过来,在业内也能有小小的名气。陈硕在一个需要看脸色的环境里长大的,爸妈关系不好,学校里也没有人注意到他,长大后,他是削尖脑袋想要出名,直到把父亲的这件事翻出来。陈硕承认这大半辈子确实看不起父亲,可是前几天才知道这老头有脾气,就是想让家里能过下去才惯着母亲,他总不能把这么一个可爱的老头送进监狱。
 
检察院问起许志逸案的情况,听说邹桐找到了目击证人。邹桐心不在焉,称不是直接目击证人,确实是有个目击证人,但不愿作证。林检发现邹桐不对劲,提醒她一切都要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邹桐知道自己今天的反常逃不过王守一的眼睛,她是检察官,同时也是一个人,有人类的情感,有至亲的好友。王守一的看法是法律是以基本的人性人情出发,所以还是得邹桐自己来决定。
 
邹桐陪着陈硕去看望陈谦和,坦言已经知道指纹和报告的事。陈谦和讲起这件事情藏了十七年,现在不想再藏,要交出来,不过他要交给公安局,虽然退休了,但他是一名警察,首先交给局里。陈硕担心这样错案责任追究,父亲就会成为警察局局长的替罪羊,但陈谦和相信葛大杰不会这样做的,他是宁愿进监狱也要把这个交给局里。
 
陈谦和打电话给葛大杰,葛大杰和曙光来到陈谦和的家中。陈谦和将指纹和报告交给葛大杰,并且讲述院子里的木门和防盗门就是当年许志逸家的,因为那边小区拆迁,就买来装在院子里,两枚指纹就在里边木门的地方和犯罪现场有关系。葛大杰批评陈谦和当初发现指纹,无论有没有价值,都应该直接上报,不能认为没有价值就不上报。
 
葛大杰认为无论当初有没有这两枚指纹,都不会改变他们的判断。陈谦和解释这两枚指纹是新鲜的,是在案发后发生的。葛大杰坚持无论有什么证据都无法推翻原来的判断,因为凶器是根据许志逸的口供找出来的。葛大杰还是觉得这个案子没有问题,邹桐若是怀疑,那就拿出更有利的证据来说服自己。回去的路上,葛大杰问曙光怎么看,曙光肯定那个犯罪现场有第三个人进去过。倘若这个案子真的有什么问题,葛大杰希望是他们警察局发现的。
 
邹桐为难纠结,不知是否把指纹报告的事上报检察院,说了就会把陈硕的父亲牵进来,虽说陈硕信誓旦旦会让陈谦和无罪,但陈谦和是否有罪很难说,自己身为检察官,知道这么重要的证据隐瞒不说,可是说了又要把陈谦和送进监狱,邹桐陷入两难境地。邹桐回到单位,看到单位门口挂着的那个国徽,她感觉有愧。
 
邹桐去医院看望庄桂花,庄桂花拜托邹桐帮忙给许子蒙打电话,让许子蒙来交费,知道许子蒙的心里是有自己这个奶奶的。许子蒙交完住院费,看见坐在走廊的邹桐,原本想要离开的,却又折回来坐在邹桐的身边。邹桐知道许子蒙遭受歧视和不公,只是想不明白许子蒙为何会变得如此偏激,愤世嫉俗。邹桐问许子蒙为什么那么肯定是他父亲杀了他母亲,劝许子蒙敞开心扉,接受这个世界和葛晴的爱。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