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全集剧情

《因法之名》为子申诉欲抵押房产 邹桐对案子表示怀疑

来源:少年派全集  时间:2019-04-19 22:08
《因法之名》为子申诉欲抵押房产 邹桐对案子表示怀疑
 
庄桂花问陈硕什么时候可以签合同,陈硕说现在就可以签。陈硕回办公室拿合同,想着刚刚庄挂花是想都没想地答应二十万的代理费,心里十分后悔心软没有多要点钱。签完合同后,陈硕让庄桂花跟自己先去财务处交百分之四十的代理费。庄桂花有些为难,让陈硕再给自己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去筹钱。陈硕担心庄桂花是没钱,庄桂花连忙解释有钱,陈硕便让庄桂花明天去检察院把申诉材料交到申诉处,想着邹桐在申诉处,应该能行个方便。
 
次日,邹桐去上班,和同事碰到一个来申诉的刘大爷。同事说刘大爷因为四十年前的一个强奸案住了一年牢,那时是文革时期,刘大爷被错放出来,出狱后就一直申诉,已经申诉了四十年,实在是太执着。邹桐和同事刚走到申诉大厅,庄桂花就叫住了邹桐。邹桐不认识庄桂花,庄桂花解释她是许子蒙的奶奶,是为了许志逸的案子。庄桂花坚持儿子是被冤枉的,她为此申诉了十七年,老伴走了现在就剩她一个人跑了。
 
邹桐看到在柱子后面的陈硕就明白了几分,不然她才调回来没几天,都还不熟悉这里的工作,庄桂花怎么会知道她在这里上班。邹桐让庄桂花先等她,她找陈硕谈话,提醒他法律是不讲人情,质问他为什么要接这个案子,若是图财的话,这个案子都十几年了,再厚的家底也光了。陈硕讲了袁立芳做伪证的事,案发时许志逸跟袁立芳在一起,所以许志逸没有作案时间,邹桐说明就算要申诉也得按程序来。
 
邹桐看着老太太这么大年纪了还整天为了儿子的案子跑来跑去,特别不落忍。邹桐听见陈硕打电话又接了一个案子,质问他怎么还有精力接别的案子,提醒他真的认为许志逸的案子没有希望,就别折腾老人家,要是觉得有希望,就认真对待。邹桐劝老太太,这个案子过了十七年,就算真的有问题,也很难翻过来,最好找个好律师,关键这个律师得真心地为她着想,别被坑了。
 
这十七年来,庄桂花为了给儿子申诉是该坑的都被坑完了,现在陈硕肯接案子,已经是谢天谢地了。邹桐听说陈硕跟庄桂花要了二十万的代理,骂他没良心,看老太太的样子哪里还能榨出二十万。陈硕拉着庄桂花离开,庄桂花还反复交代邹桐要多费心。陈硕送庄挂花回家,简单地看了一眼她家着急要走,庄桂花因此担心陈硕会甩手不管。庄桂花准备把房子抵押贷款来申诉,陈硕很受触动,要是案子翻不过来,庄桂花房子也没有了,总不能让庄桂花流落街头。陈硕慌了,连连跟庄桂花道歉,说还要再考虑考虑,撒腿就跑。
 
邹桐因为许志逸的案子问了处里的老爷子王守一,他认为法官对这个故意杀人判了死缓,法院是给了一个留有余地的判决,疑罪从轻。如今本人都认罪了,只是家属一直在申诉,王守一认为就是没有一个母亲愿意承认自己的儿子是杀人犯。陈硕回到律师事务所,这才知道他一直跟的徐总的案子被老丁截胡了。陈硕为此找老丁兴师问罪,老丁解释是主任安排的。
 
庄桂花等在检察院门口,邹桐虽说不忍心,但还是跟老太太坦白没有看过申诉材料,这是有程序的,要接访的同事看到有问题才会传到他们申诉处的。邹桐还叮嘱老太太,打官司律师很重要,一定要找好的律师,像陈硕这种是只认钱的。只是还没等邹桐说完就被庄桂花打断了,她现在就是病急乱投医。看着老人家离开落寞的背影,邹桐的心里很不好受。
 
晚上吃饭的时候,邹母跟邹桐提起葛晴和曙光的事。邹桐想着回来那么久,还没去看过琴姨,准备吃完饭就过去。邹母连忙去冰箱拿出两罐刚腌的咸菜,佩琴就好这口,让邹桐带过去。其实邹桐是因庄桂花申诉的事咨询葛大杰,葛大杰让邹桐按规定办就是了。邹桐提起庄桂花说当年重要证人袁立芳跳楼自杀的事,葛大杰解释不是自杀,而是坠楼,他们还出警了,完全符合坠楼的可能,再说没有遗言遗书,还在准备年货,怎么可能是自杀。
 
过去十七年了,邹桐问葛大杰回头看这个案子,有没有问题,邹桐就是看到老太太这么大的年纪还在四处申诉很是可怜。葛大杰告诉邹桐,别人可以怀疑这个案子,但邹桐不行,仇慕因为这个案子牺牲了,邹桐的爸爸邹雄的死也跟这个案子有间接的关系,邹桐若是怀疑就等于否定他们的付出和牺牲,而他到任何时候都可以拍着胸脯说这个案子办得问心无愧。
 
葛晴送邹桐下楼,又一次问她是不是和许子蒙分手了。邹桐跟葛晴都说过很多遍了,这么多年他们就没有任何联系。葛晴提起有好多女人主动追求许子蒙,别人都说许子蒙高冷,但她知道许子蒙的心里装着邹桐,邹桐希望以后她跟葛晴的聊天内容里没有许子蒙这个人。葛晴确认了邹桐和许子蒙是真的没有关系,她连夜找到许子蒙,再一次向他表白,结果又再一次被拒绝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