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全集剧情

《芝麻胡同》宝翔无意中说漏嘴 严振声林翠卿离婚

来源:少年派全集  时间:2019-03-12 21:55
《芝麻胡同》宝翔无意中说漏嘴 严振声林翠卿离婚
 
大晚上,严宽喝了酒回到家里闹事,他已经知道新婚姻法的事了。严振声和牧春花正在屋子里商量离婚的事,听到院子里的动静他们就出来查看情况。严宽指责严振声为老不尊,就连秉慧也是跟着严振声学才不学好。林翠卿知道后打开房门对着严振声和牧春花破口大骂,她觉得牧春花就是晚来的根本不可能留下来,但对于严振声来说,肯定事宁愿休掉老的留下年轻的。牧春花气急就说当时是选小的,林翠卿就被气得要倒下去,秀妈和宝凤赶紧去扶人。严宽还是在院子里撒酒疯,严振声就拿着水桶从他头上淋了下去。
 
秉慧记着严宽醉酒就特意切了萝卜丝让鹤年送过去,看到鹤年这么乖巧懂事,严宽没再闹脾气而是跟儿子说了一会儿话。另一边,俞老爷子在跟严振声说离婚的事,他不同意严振声跟牧春花离婚,孩子们都那么小,离了父亲怎么办。严振声舍不下牧春花,但他也舍不得林翠卿,大不了就蹲大牢去。俞老爷子觉得严振声这主意不行,就算是蹲了大牢到时候还是要离婚。
 
严振声主动去街道找肖主任说离婚的事,他实在舍不得林翠卿和牧春花。肖主任认为虽然严振声跟一般的资产阶级不同,但本质上是一样的,她问严振声到底怎么想的。严振声大声说他能怎么办,他只能选一个。看到桌子上的离婚协议,肖主任就说他写的不好,感情不能以破裂来形容,她觉得严振声和林翠卿夫妻感情没有闹得那么僵。严振声觉得肖主任是得了便宜又卖乖,两头都要攥着。肖主任立刻说不是她非要严振声离婚,而是法律不允许,她要严振声将那句话改成与林翠卿经过友好协商决定离婚,并与牧春花同志过完下辈子。严振声不想写,肖主任就说不这么写妇联那边不会认,她也不会签字。严振声只得照写,肖主任又要他加一条上去,写清楚林翠卿因为病重不能亲自前往区妇联。
 
林翠卿的病越来越严重了,严振声就要宝翔多做些林翠卿喜欢吃的,让秀妈好好照顾。宝翔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严振声只得说国法大于天,他只能那么做,但家里人都必须瞒着这件事,而且不准改口。
 
宝翔有些为林翠卿打抱不平,他一直闷闷不乐连饭都吃不下。宝凤说起最近老爷的不对劲,前段时间区政府的干部来了闹了动静,但现在到底怎么回事。宝翔要宝凤别多嘴,秉慧和禄山就问是不是他知道什么。禄山也问宝翔,秀妈就要禄山闭嘴。无奈之下秀妈只得趁大家都在说道,从她娘开始起就是老妈子,她们那里的女人不仅吃得苦干得好活,更重要的是嘴巴。秉慧觉得新社会不用讲那么规矩,秀妈却觉得该将规矩还是规矩。禄山和郭秉聪因为下人的事吵了起来,宝翔就要他们闭嘴,但他还是说老爷就不该瞒着太太。秀妈要宝翔闭嘴,但宝翔说太太才苦,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老爷已经跟她离婚了。众人正吃惊的时候,一直在外面偷听的严宽忽然冲了进来。
 
严宽到区政府去找肖主任求证,与此同时,宝翔买了烧鸡给林翠卿送过去。林翠卿虽然把鸡腿分给孩子们,但她借鸡腿的事告诉牧春花她不会放弃严振声。本来牧春花不想理林翠卿,可林翠卿越说越来劲,牧春花气得就说重话,宝翔只得打圆场让她们别吵了。牧春花哭着说她跟严振声商量好了要离婚,林翠卿却不信,严振声就进来劝她们少说几句。林翠卿以为严振声已经跟牧春花离婚,她非要牧春花卷铺盖滚蛋。这时候严宽冲进来把真相告诉了林翠卿,跟严振声离婚的人是她不是牧春花。林翠卿崩溃大哭了起来,牧春花本想去安慰,严宽却将她推到地上。严振声数落严宽不该对牧春花动手,严宽却反过来怒斥严振声做了亏心事,气得严振声就打了他一巴掌。俞老爷子进来劝架,可林翠卿还是躺着痛哭。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