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全集剧情

《芝麻胡同》牧春花得知吴友仁死讯 严振声被抓去修墙角

来源:少年派全集  时间:2019-03-06 22:26
《芝麻胡同》牧春花得知吴友仁死讯 严振声被抓去修墙角
 
看到吴友仁倒在血泊里,黑子和严振声都愣住了。之后回到家里,黑子一直垂头丧气,禄山和宝翔就准备了酒菜给他们接风。看到黑子沉着个脸,严振声亲自把酒端过来,他端起酒杯给黑子说还是一醉解千愁吧。黑子端起酒说他这条命是老爷救的,旁的他都不想了。禄山本想问发生了什么,严振声就要他别问了。福子也担忧地看着黑子严振声就告诉大家这次能成功多亏了福子和黑子。福子说这是应该的,他告诉黑子不要难过,因为吴友仁恶贯满盈是罪有应得。宝翔问老爷要不要告诉太太,严振声就说瞒着太太,他要黑子亲自跑一趟琉璃厂去找木子爷把金条子要回来。黑子答应明天就去找木子爷算账,但他还是有些伤心今天的事,他做梦都没想到吴友仁会是他哥哥。禄山和宝翔听到后很是震惊,严振声就说他们才是一家人,甭管是谁,只要惹了家人,他们就要反抗。
 
次日,严振声到黑市去找牧春花,但摊位上却不见她人影。就在严振声四处找寻她踪影的时候,牧春花从墙角处伸了个头找卖报纸的小孩要了报纸,因为小孩说吴友仁昨晚命丧勾栏。严振声走过去的时候就看到牧春花对着报纸喜极而泣,他就告诉她天太冷,他们回家去。牧春花愣住了,她哭着不敢说话,严振声坐到她身边把杀吴友仁的事说了出来,他知道她为他做的事了,所以她的孩子就是他的孩子,而且林翠卿已经把大烟给戒了。牧春花哭着抱住严振声,就在他们准备回家的时候,一群士兵跑过来征讨壮丁到钟楼修建城楼。严振声被抓上车,他吩咐牧春花到爹那里去住。
 
黑子到琉璃厂去找木子爷要金条和丧葬费,木子爷不愿意但只得交出金条和五千块现大洋,因为黑子说狠话要拿走店里的古董。临走时黑子把老爷还活着的消息说了出来,木子爷很是愤怒,他骂黑子竟然讹钱。
 
宪兵队这边,吴友义接到了上级孙长官的电话要彻查吴友仁的死因,他只得答应说尽快查出来。吴友义本想找杏红问话,可她已经跑没影了。手下的士兵将吴友仁的遗物交给了吴友义,他也有一块玉貔貅。吴友义要求尽快将凶手抓捕归案,但士兵们说现在共产党的军队包围北平城。这时候木子爷过来向吴友义提供线索,他自称是吴友仁的好友。
 
严振声失踪的消息让家里人都很是着急,郭秉聪差一点就说漏嘴把吴友仁的死说了出来,他只好改口说报纸上写着男人不是为财就是为色。林翠卿说老爷不是早就跟牧春花断了吗?外面忽然就传来牧春花的声音,她挺着大肚子要求见林翠卿。
 
院子里,林翠卿阴阳怪气讽刺牧春花是不是又傍上谁了,牧春花也不计较,她把严振声要过阵子才回家的事说了出来。林翠卿急于想知道严振声的下落,她赶紧吩咐宝翔和秀妈把屋里的炭火烧起来。
 
吴友义要手下去抓严振声和黑子,因为木子爷说是他们杀了吴友仁。另一边,福子见黑子拿回五千块大洋就很是害怕,秉慧也说太多了。宝凤进来找黑子说事情,黑子就要秉慧不要跟宝凤说话,秉慧就打趣他们俩说自古美女就喜欢英雄。这时候侦缉队的人进来抓黑子,他们以霞光院的血案的罪名抓人。由于严振声不见人影,侦缉队的人就拿了黑子,宝凤跟出去不准他们带走黑子。宝凤被打了一巴掌,黑子就上前保护她,可那些士兵竟然打黑子还要开枪。福子只好出来解释说是误会,宝凤就告诉黑子她愿意等他。
 
严振声在钟楼那边修城墙,禄山就回家把老爷的下落告诉了太太和牧春花。林翠卿本想要禄山带两个伙计去换严振声,但牧春花不想他回来被侦缉队的人抓走,所以劝林翠卿让他就在工地上干几天活。
 
大牢里,黑子被侦缉队的人用了大刑,木子爷要黑子赶紧招供,但吴友义却看到了黑子脖子上的玉貔貅。见木子爷还在骂黑子,吴友义就要手下把黑子放了,把木子爷绑上去用刑。回到办公室,吴友义问黑子脖子上的玉貔貅是哪里来的,黑子就说他从小是严振声捡回来的,脖子上一直挂着这个玉貔貅。吴友义露出脖子上的玉貔貅来,他的跟黑子的一样,还有吴友仁那一块。为了确认,吴友义又看了黑子胸前的胎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