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全集剧情

《芝麻胡同》郭秉聪捡回一条命 牧老爹被佟爷打死

来源:少年派全集  时间:2019-03-02 22:49
《芝麻胡同》郭秉聪捡回一条命 牧老爹被佟爷打死
 
吴友仁色眯眯地盯着牧春花,郭秉聪就在旁边一个劲地劝酒。看到吴友仁一连喝了几杯,木子爷就要郭秉聪别再倒了,可郭秉聪却用底稿的事来提醒吴友仁不要忘了严振声根本没有犯罪。牧春花有些听不懂,吴友仁就把郭秉聪用材料陷害严振声的事说了出来,她气得就说怎么瞎了眼之前看上郭秉聪。吴友仁要牧春花把他们之前在六国饭店的不愉快忘了,他要正式求婚,只有她同意,他们一起去香港。牧春花直接拒绝,她心里只有严振声一个人,可吴友仁用严振声的安危威胁她妥协。郭秉聪忽然拿出枪想要杀了吴友仁,可外面的士兵行动更快,他挨了几枪就倒在了血泊里。突如其来的变故把牧春花吓坏了,她赶紧扶起郭秉聪来。吴友仁蹲下来说他不会勉强她做任何事,但他手里可是攥着严振声的命,只有她同意跟他做一天夫妻,严振声可以活命。
牧春花将郭秉聪带上黄包车往医院送,路上,郭秉聪后悔做了那么多错事,他道歉是真的喜欢她,可以为了她终身不娶。医院里,郭秉聪在 里面抢救,接到消息赶过来的牧老爹就跟牧春花抱怨说郭秉聪怎么就挨了抢眼,这让他们到哪里去找钱。手术结束后,医生出来将郭秉聪保住一命的事告诉了牧春花父女,但医药费必须要交了,至少两百块大洋。牧春花留在医院照顾郭秉聪,她要牧老爹回去找俞老爷子借钱。
 
秉慧在屋子里思念严宽,福子就推门进来找她,可她害怕被说闲话就要求以后有事在院子里说。福子说他和严宽是喝一个妈的奶长大的,当初也是他和老爷送严宽去战场的,所以现在严宽死了,他也有责任照顾秉慧母子。秉慧知道福子对她母子好,但她不想让别人说三道四。
 
牧老爹和宝翔在街上遇到了狼狗,这狗十分凶狠把牧老爹咬伤,宝翔就出手打死了狗。可是狼狗的主人佟爷找了出来,他骂宝翔打狗不看主人,虽然宝翔低三下气求饶,可他还是要宝翔和牧老爹给狗跪下来送葬。牧老爹气不过就大骂佟爷,气急的佟爷就让手下把牧老爹狠狠打了一顿。
 
牧老爹奄奄一息躺在床上,秉慧和俞老爷子守着他,他还记挂着在医院的郭秉聪。俞老爷子很是伤心,牧老爹就说这世道不给穷人活,不止他们受穷,连严振声这种大户也被欺负。这时候林翠卿赶过来送牧老爹最后一程,牧老爹记挂着牧春花,林翠卿就保证会照顾牧春花,牧老爹这才安心咽了气。牧春花赶回来就看到她爹已经咽了气,她大哭起来。
 
吴友仁的三太太找到军部为家里人讨要机票,吴友仁就没好气地说她当东洋航空是他家里开的吗?要是她不愿意走,可以在北平呆着。
 
牧春花到沁芳居去帮忙,孔老痴就把伙计们天天吃韭菜花没力气干活的事说了出来,他希望她帮忙安排几顿荤腥。福子解释说他也想支钱给大家吃肉,但宝凤天天来支钱,现在账上根本没有闲钱。牧春花好奇宝凤为何天天支钱,福子就说因为太太染上了吸鸦片的毛病。
 
到厨房帮工的时候,牧春花得知枪杆子还在,她就打算去找开窑子的佟爷算账。这时候禄山把老爷的死刑判决书拿了进来,牧春花就要宝翔去准备绳子和口袋。
 
林翠卿吸鸦片成瘾,宝凤一昧惯着,牧春花就冲上去将烟杆子抢走。宝凤和秀妈看到太太难受就求牧春花把烟杆子交出来,牧春花就说那不是大夫是索命鬼,她不想林翠卿被鸦片折磨。宝凤要抢烟杆子,牧春花气急就把宝凤推倒在地,她说从现在开始,这个家她说了算。说完牧春花冲上去把林翠卿抱在怀里,她吩咐宝翔和禄山把绳子拿过来,只有这样才能拯救严家。
 
为了救严振声,牧春花答应吴友仁的条件,她独自去了军部。
TAG: